單仁做客鳳凰分享:風口過後,共享經濟路在何方?

1

“冬天已經來臨,風雪亦將隨之而至。”這是2018年年底,某共享單車企業發出的內部信,這句話也說出了衆多共享企業面臨的困境。在過去的3年時間裏,共享經濟經曆了過山車式的發展。

從共享單車開始的這把共享之火迅速燒遍了各個行業,資本蜂擁而至,共享項目如雨後春筍般大爆發,從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到共享充電寶、共享雨傘,甚至是共享珠寶、共享化妝間等等,似乎那些在我們身邊的物品都能實現共享。

然而,這股共享經濟的熊熊烈火卻在2018年突然冷場,從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到共享雨傘等一系列項目或倒閉或重組,或是資金鏈斷裂,留下“一地雞毛”。

 

我們不僅要問,共享經濟究竟怎麽了?風口過後,未來共享經濟路在何方?

 

1月20日,針對以上問題,單仁資訊集團董事長單仁老師接受鳳凰衛視《大政商道》關于“共享經濟”的專題訪問。

 

 

2

1300萬人和365年,這是2018年共享經濟領域兩個頗具戲劇性的數據。

2018年年底,某共享單車企業資金鏈斷裂,等待退押金的用戶數達到了1300萬人,在總部排隊等待退押金的人從五樓排到了一樓。

创造另一个天文数字365年的,是同样处于危局当中的某共享汽车企業。有媒體報道称,这家共享汽车企業把每日退押金的用户人数控制在15人,按照200万押金用户计算,完成全部退款需要约365年,每位用户的押金为1500元,涉及押金规模30亿元人民币。而这两家企業原本都是共享出行领域的佼佼者。

 

從資本蜂擁而至到如今“一地雞毛”,我們不禁要問,共享經濟究竟怎麽了?

 

單仁:今天共享經濟所發生的問題是在泡沫消失之後回到了商業的本涛哥网络营销培训,也就是你的獲客成本加上使用成本和用戶價值之間不能形成很好的配比,那麽這個模式是一定不可能持久的。所以一旦泡沫消失,你就會看到事實的真相。

 

3

站在“共享經濟”的風口,再加上資本的加持,無數共享項目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統計數據顯示,近幾年,共享交通出行是融資最多的領域,僅2017年就達1072涛哥网络营销培训元,其中共享單車領域融資金額達258涛哥网络营销培训元。

有了資本的加持,各個共享項目開始了瘋狂的跑馬圈地。但這種高投入、低收入的“燒錢”模式並不能長期維持,在融資環境收緊的大環境下,資本撤退,多米諾效應立即顯現。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已有近百家共享經濟的企業宣告倒閉或平台關閉服務。這些企業包括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充電寶、共享雨傘等,70家共享單車平台中能夠正常運行的已經寥寥無幾。

 

那麽從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到共享雨傘等一系列共享項目或倒閉,或重組,或資金鏈斷裂,它們倒閉的原因有一致性嗎?還是各不相同?

 

單仁:所有的資本都希望抓住某一個風口,一旦風口過了,他的投資的成本就可能很高,所以大家都希望在剛興起的時候投入進去。

所以對于對資本來說,可能在短期內不去關注回報,但是到了一定的時間,一定得有個盈利模式,因爲資本不可能無止境地投入進去,所以基本上共享經濟所遇到種種問題的都跟這個有關系。

 

4

從風生水起到一地雞毛,共享出行只用了不到兩年時間。它究竟怎麽了?業內人士表示,“燒錢圈地”、缺乏明確的盈利模式和可持續的商業模式一直是共享行業的痛點。

以共享單車爲例,盈利渠道有三個:廣大用戶的押金和由此帶來的利息、向用戶收取租金,第三則是基于大數據的增值服務。

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激進的擴張導致運營成本激增,各平台之間激烈的價格戰擠占了盈利空間,而備受期待的廣告變現等潛在贏利點表現也不盡人意。

原本嚴重依賴融資的運營模式,一旦缺少持續的輸血,立即陷入資金鏈緊張的困局。

 

 

有觀點認爲,共享企業普遍采用“押金模式”成爲壓垮共享經濟的最後一根稻草,那麽是押金模式壓垮了共享經濟嗎?

 

單仁:用戶在打開程序的時候,第一秒鍾會出現一個開屏的廣告,但畢竟時間是一個很重要的變量,除了開屏,不能有太多的廣告堵在前面,不然用戶體驗會很差。

所以它的整個流量變現的商業模式,第一,很難去實現一個很好的運用,第二,對于用戶來說,會形成很多用戶體驗的矛盾。所以無論是押金商業模式的運用還是流量的變現,都遇到了很多的問題。

 

5

中國國家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的《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年度報告(2018)》統計顯示,2017年中國共享經濟市場交易額約爲49205涛哥网络营销培训元人民幣,比2016年增長47.2%,預計未來五年內仍將保持年均30%以上的增長速度。

除現有領域外,農業、教育、醫療、養老等是共享經濟未來發展的“處女地”。

 

 

那麽共享經濟進入下半場,如何看待它的前景,未來共享模式路在何方?

 

單仁:共享經濟本身不會消失,並且未來還會有很多類似這樣的機會出現,只是不要讓資本的泡沫沖昏了我們的頭腦。

第一,我們在設計任何模式時要回歸到商業的本涛哥网络营销培训去思考;第二,資本也需要去思考發展模式的可持續性。

 

6

如果說共享經濟發芽時是春天,資本湧入項目爆發時是夏天,那麽如今則是進入了調整與沈澱的秋天,行業有了更多理性的思考和總結。

我們很難把這一輪的調整簡單歸結到一個原因,市場洗牌、管理失控、燒錢惡性循環、資本逃離,甚至挪用押金填補缺口,這些因素彙聚起來,給了尚未成熟的共享經濟“致命一擊”。

通过單仁老师的分享,我們可以看出,这一轮的大浪淘沙并不意味着共享经济的衰退。作为在互联网基础上的技术创新,共享经济已经成为新经济的一个方向,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它能走到什么程度,但明确的是,变革已来。新的一年已经到来,我們也希望新年胜旧年。

 

*想观看單仁博士本期节目,可下载“凤凰秀”APP,搜索“大政商道”,选择1月20号。

11周年,1100套光盘《移动时代-企業+互联网的关键战略》免费送
400-0066-237
申請免费試聽课
課程
排期
申請
試聽
電話
咨詢
關注
我們